首页 > 人生感悟 > 正文

母亲在梦里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添加时间:2019-03-02 14:45 来源:Binzz网[整理] 编辑:zhongpei
摘要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一件很令人惋惜的事,在今天这个时代,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很多人为了事业、为了新的家庭忘了把我们含辛茹苦养大的父母,他们很多时候只是希望能见我们一面。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母亲在梦里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一件很令人惋惜的事,在今天这个时代,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很多人为了事业、为了新的家庭忘了把我们含辛茹苦养大的父母,他们很多时候只是希望能见我们一面。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母亲在梦里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母亲在梦里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娘,我今年过年回不成,家里要有什么事就电话联系……

我知道你忙,忙也好,多赚些钱回来!娘身体好得很,你莫为娘担心……就那么几句。那一年腊月小只有二十九天,二十九当大年三十过,过了二十九就是大年初一。过年对于中国人来讲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古人千里边关飞单骑回家不就是为了和家人团聚吗?我也对关心和问候过我的人说过,我今年不回家过年,老家若有什么事互相帮忙关照一下。

腊月二十六,我从早晨起床就开始伏案埋头写作,一直写到下午四点多了才伸直了一下腰,决定去万佳超市选购一些年货。到了超市看到琳琅满目的货物,想起小时候凭票购物,一时热泪盈眶。我正在愁过年吃什么,糖果甜点不要买的太多,买多了吃不完剩下的就浪费了。想起母亲喜欢吃甜点,老来嘴巴更馋。母亲去年在南方过的年,她说深圳没有年味还不如家乡过年热闹,家里每天人来客往的多好。

是啊!小时候家乡里过年那才叫热闹,还别有风味,大年初一一大早就起床穿上母亲准备好的新衣新帽新鞋袜,光鲜地出了家门朝邻居大妈大婶大伯大叔家走去,在门前叫声拜年。亲邻不会叫我白来,说一声来了是年,连忙将花生、薯果、糖果、发饼送到我手里,东西多得两个口袋都放不下,得用褂兜儿兜着,终生难忘。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号码显示是大哥打来的。快回家,母亲病了!哥哥在电话那头说。母年怎么会病重?前天我还和母亲通了电话,还说她身体挺好。怎么回事?老娘中风了!有没有送医院?送了!人已经在医院里。情况怎样?问题应该不是很大。大哥的话很难听懂。不大那就好,你在家,那就要你费心了!

我听大哥的话音母亲病得并不重,可能是小恙,也就安心地继续采购年货。傍晚六点半大哥又来电话:我话已对你说了,你回不回来这是你的事。怎么了?是不是娘的病况转重了?差不多。大哥冷冷的有些生气。我感觉心脏一下子快要窜出喉咙了,放下电话什么也不说只想怎么快点回家看娘。深圳到武汉什么票也没有了。我心急如焚……

打了多次多家民航的咨询电话,终于有了一张第二天下午三点半从深圳到武汉天河机场的头等舱飞机票。谢天谢地,泪水含在眼角里,头等舱机票再贵但在今天对于我来说也不心痛这个高价钱了。飞机从深圳机场起飞时晚点到了下午五点半,加上一个半小时的飞行,出机场时已是夜晚八点半了。

腊月天黑得早,五点半天色完全黑了。扑面的寒风朝我袭来,我整个身子一紧,方知武汉此时零下三度。在飞机上是二十四度, 温差太大,一时适应不了。我一下忘记了此时是年关,想必车水马龙的大武汉应该是个不夜城。现实告诉我二十七的夜,人人都匆匆忙忙的,个个都在赶着回家过年。四周原来变得如此肃静起来。机场出口站台只有几辆的士,如此少也就成了宝贝,价格比平时贵了几倍。三人拼车的士司机也只把我送到武汉汽车客运站。的士司机说车站到了,我说我要到家乡县政府武穴驻汉办。他说这个汉办他不知道。他说这已是过年了,自己也要回家过年了。

什么叫有钱也办不了事,今天算遇上了。眼前茫然一片方知什么叫四门天黑。我站在大街上竟然分不清东西南北。雪越下越大,感觉自己已被雪给掩埋了,成了雪人也好。武汉人都在说这一年的这场雪下得最大。之后我记起了这个地方,昔日车水马龙的街道变得如此清净,个个都回家过年了。我想找一辆出租车比找到杨贵妃还难。我沿着雪铺出来的马路一路朝前走,也一路在想母亲到底是啥情况,大哥的话叫人费思量,听话音母亲病危了有可能过不了年,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我无论如何也要见上娘一面,娘可能就在等我才不闭眼。想起父亲走时我不在身边,就因为没有为父亲送终已后悔一辈子,连肠也悔青了。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凋谢一时稀。母亲,你一定要挺到我回来,让儿见上你最后一面。我从马路上抓起一把雪捏成雪团放在脸上,不觉得雪有多冷,可能是我走热了,身上出了汗,全身上下湿腻腻的。

我终于找到武穴驻汉办事处,走进一座小院子,里头亮着稀落的灯光,显得如此破落如被人废弃了好久的一处老矿山。想起我这一路上走来逢人便问,这中间拐了多少个像北京小胡同一样的旮沓路。我是一路好找,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汉办。二百元一夜的房间窘酸的有点和我身上穿少了衣服一样发冷,床上垫的和盖的被子薄了不说还带有一股霉味。只能适可而安之,勉强住下去只盼天色早亮。我哪里睡得着,脑海里一直在翻腾着,祈祷上天保佑母亲不会有大事。

娘养儿一场,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小时候母亲对我所说过的话。我摇头。娘又说等我儿长大了,娘也就老了,想动也动不得了,娘到了这个时候也就可以享我儿的福了。娘的话我牢记在心里,娘养儿不就是为了防老吗。古人言“养儿防老,积谷防饥”说的不就是这个理。我今也有了儿女,我的儿女可否也知道他们的父母也是对他们抱着一样的心愿?

窗外的雪还在下,想必柏油马路上全是雪。

越是熬时间,时间就越如捉迷藏一样,这时间为何又躲又拖的显得特别长。我发现一线微弱的亮光从窗棂里穿了进来,便急迫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天算是亮了!我感叹了一句。实际上这六个小时我一直是和衣而睡,就如战前部队里随时待命的战士。这就是我急于想见到母亲的心理状态。

汉办有一个早班车次回去,但要等到九点半才开车。我的娘啊! 

我求求你能不能早点开车?你知道吗!等时间比等命都还长?六点等到九点半三个半小时我觉得比往日一天还要长,这三个半小时是慢慢煎熬过来。从汉办回家这一路上又得三个半小时,平时只要三个小时的车程因天气原因又得多行了半个小时。我觉得多一分钟就多难受、紧张、担心一分钟。

下了车也没回家,直奔医院。见到母亲紧闭着眼睛正躺在病床上输液。我快步又轻轻地走近母亲身边,想在娘的耳边叫声娘。娘!哦!娘睁开眼睛回答了我一声。我觉得母亲一下就活了过来。我紧紧地握住母亲的左手,感觉到母亲的手的温暖。母亲哼了一句:儿啊,我冻死了!母亲在叫冷。我看着病人床头上吊着几瓶冰冷的药物生理盐水在排队,心中如是一阵刀割了一样的难受。冰冷的药水没加热直接输往母亲体内,我有一股无名的火要发,忍不住大声斥责医院为什么要这么做?医院方回答我的理由很简单,一支发热器只能用半个小时需要两块五角钱,一天下来可以为病人省去三十多元。我真想破口大骂,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还是骂了粗口,你们只认钱是吗?并且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扔给护士长。你看够不够?不够我这里还有。够够,要不了那么多。你给我拿几百个过来准备。是是!

我是母亲的儿子,终于有了机会来孝敬母亲,我守护在母年的病床前寸步不离,和三弟一起搬动母亲为她端屎端尿,我没有闻到有馊臭味,就是有我也不嫌弃,我是从母亲肚腹里出来的,我看见了阳光也看到了大千世界。是母亲教我唱会了第一首童谣:红鸡公尾巴拖,三岁伢会唱歌,不是爹娘告诉我,我是自来的聪明哥。

我永远是母亲的孩子,母亲在、家在;我有母亲、我多么幸福,儿奔千里不就是为了叫声娘亲,再看娘一眼!娘啊!您已是白发苍苍了!娘啊!您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满头青丝的娘了!您为儿女操劳一辈子,你一共养育了十一个儿女,您吃的苦无法诉说。我多想听娘唠叨几句,我多想尝尝娘亲手做的饭菜,有小河鱼炒辣椒,用七里红加豆干丝包卷煎,还有用五月新麦做的白馍。我多想听娘再给我讲点故事……

头天晚上母亲对我说要带我去外婆家。外婆家?外婆家在哪?我知道外婆姓夏,外公姓姜,我是姜姓外甥。我一直听信了姐姐的话,外婆家很远很远,你这些小细卵怕是走不到外婆家。我从没去过外婆家,想象外婆家到底有多么遥远。这一夜高兴得好久也睡不着。第二天早晨起来,母亲给我穿上了她亲手缝合的新衣服,穿在身上闻到了新棉的芳香。

母亲在梦里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那年我六岁了,我从三岁记事,六岁的事记得清清楚楚。我紧跟着母亲的身后走路去外婆家,实际上外婆家离我家只有八里路,是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小路,小路一边是小河,一边是稻田。从出生到六岁我从来没离开过家,最多也就在村子里前后转悠。我记住了村子里每一块石头和前后山上有多少棵大树,每棵树上有多少个鸟巢,是什么鸟儿的鸟巢。连家门前大树上有多少只喜鹊和八哥我都数过。

我紧跟在母亲的后面一直往下走往下走,我的家建在丘林坡上。我觉得母亲走起来的步子很快,我只能在后面一路小跑。

我觉得离开了家走向了另一个神奇的世界,外面所见到的都很新鲜,路边上一草一木都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这是一条乡间小道,两边是山,中间有田地,还有流淌着清水的小溪流,哗啦啦的流水声很好听,小鱼儿在小溪流中来回游动。

走了一里多路下起了小雨,母亲撑开一把油纸伞,我紧贴在母亲身边走,母亲生怕我身上淋湿了把雨伞近着我。雨点打在伞上沙沙响,雨丝落在路边小草上,小草上即刻有了好多的雨珠子。我发现多条小溪流往下游汇集成一条小河,再由几条小河汇成一条大河。当地人叫它“港”,这是一条很深的港,可以通航走船。到外婆家也可以划条小船,有一路弯弯的小河可以划船一直划到外婆家的门前。

我和所有儿童的心理一样,感觉离开家外面的世界都很新鲜稀奇。连小河流水为什么会哗啦啦的响,路边的花儿为什么会开,小溪里小鱼儿为什么会游来游去,我总觉这里小溪比家门前的小溪里的鱼儿要多。不懂的我就问母亲,问着问着母亲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母亲说你这是打破砂缽问到底,等你读了书以后去问老师。老师?对,老师懂得多,你问的东西老师都会知道。

雨停了,娘收起了油纸伞夹在腋下。

路边花丛中飞来了几只蝴蝶,我想把蝴蝶捉住来玩。蝴蝶见人来了,连忙飞了起来,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我看到有一大群蝴蝶在一起飞。就叫了起来,哇!这么多蝴蝶?这种情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蝴蝶嘿!太好看了!我一边走路一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它们,我在问自己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了这么多的蝴蝶在飞。

娘突然对我说:你知道娘为什么今天要带你去外婆家吗?不知道。我想叫你外公看看你今后会不会读书。我会读书。你知道娘为什么要生你吗?不知道。娘生你就是想望你长大了好养娘。啊!我知道了!你要使劲地长!我知道了。你心上有窟窿吗?娘问我。有。我回答。你心上长了几个窟窿?七个窟窿。

我看到水塘边的泥沙上趴着一只像鸡蛋那么大的小王八,一下子就跳了下去,一把将小王八抓牢在掌心上。小王八在我手心挣扎,它红色的底板,青黑色的背壳。它两只粟米大的眼睛在看着我。我觉得我很骄傲,我能抓得了王八。王八的反应速度从理论上很快,我若没有疾风一般速度是很难抓住它。但我那么做倒是把母亲给吓坏了。你干嘛!我把小王八亮给母亲看。母亲不但不夸我还教训了我几句。你知道你这么做有多危险?不危险。我反驳。你若是掉到水塘里你就会淹死。淹不死。我又反驳。淹不死我才不信。你淹死了今后我用什么来做儿?娘老了以后靠谁?我再也不反驳。

我手里捏着小王八举过了头顶,我觉得母亲应该夸我能才行。放了,它还那么小,让它长大。我听了娘地话把小王八放回水里,小王八一入水就奋力地往水底下钻。

腊月二十九也就是大年三十,母亲对我说要出院回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惊愕的望着母亲可能吗?母亲见我不信竟然神奇般地坐了起来。

我从一楼背着母亲上二楼房间,感觉母亲身体很沉。我在疑问母亲怎么会有这么重。母亲体重超过一百六十斤,因有几个儿女对她太孝顺了,也就造成了无节制的饮食。四姐说母亲那天吃了肉又喝了不少酒才突发中风。这几天低温到零下,楼梯上漂来了野雨造成台阶上结冰,加之自己也是五十多的半老人,腿脚不再年轻灵活,又是匆忙回家,旅途劳顿,体力难支,背母亲上楼时脚下打滑差点摔跤,好在人能够急中生智,我本能地一手护住母亲,一手一把抓住楼梯扶手,才不至把生我养我的母亲摔倒,不然后果将相当严重,也将让我永远后悔,但还是把我的腰闪了,后来多久都不能恢复。我能背母亲一程,觉得做儿子的没有白做,终于行了一回孝道。

母亲出院回家后,我每天伺候在母亲身边,煎药煮汤,每天煎半斤丹参汤让母亲服下。出院三天母亲便可以下地,我扶着母亲可以走十几步路,第十天母亲可以试着拄拐走路。过完正月十五我得回深圳,这中间母亲说她不愿意住城里想回乡下。母亲从十五岁就来到我父亲饶家,从此再也没离开过饶家一步。母亲要回乡下怎么办?只得随了母亲。我只好回一趟看母亲,再下乡买了两间老屋重新装修粉刷让母亲居住,只要老人开心能安度晚年我比什么都高兴。我想母亲身体康复得很快,活到九十岁也不成问题。我对母亲说了等母亲九十岁寿时请全族氏吃酒。母亲口头上答应说好。

可这一年的端午刚过,接到母亲旧病复发且病危的电话,我脑海里在不停翻转,母亲活得好好的怎么会这样?母亲复发犯病说是吃了墨鱼炖猪脚,孰不知得中风的人最忌口这些东西。我很生气,怪张三怪李四不该。母亲,您没有遵守您与您的儿子之间的约定。母亲有一口游气在喉咙里上下难咽,中风导致母亲全身神经系统麻痹,大脑思想还在可惜脑干神经元指挥不了整个神经系统。母亲知道我回了,想说话就是张不开嘴,眼睛也睁不开,眼泪在母亲眼角里流出。更可怕的是麻痹的神经系统正在一步步切断母亲呼吸系统。

我为母亲揩去泪水……母亲年轻时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我知道母亲在想什么,想要说什么,母亲想等回她身后的所有子女。

这一夜,母亲的子女全都守候着,在地上搭了地铺陪伴母亲。母亲在第二天下午二点一刻安然离世。把母亲抬到一把椅子上坐下,母亲如睡着了一样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怕母亲头歪了,我一直扶着母亲的头颅直到进棺。

母亲,您含辛茹苦把您的十一个孩子养大成人,您的功劳比天高比海深。您相信您的孩子当中必会有出类拔萃的,就如您所希望的那样,一树花椒总有几粒比较辣的。今后想母亲只有在梦里,见到母亲也只有在梦里。

有钱买不了孝顺,有钱买不了亲情,在金钱和孝顺亲情二者之间,若叫我重新选择,我毫无疑问选择孝道和亲情,我将不再为名为利漂泊在外,而是日夜守着亲人,尽心尽孝,不留遗憾。

展开

全文

上一篇:描写春天的河畔美文散文欣赏 下一篇:故乡的土抒情散文欣赏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